安徽11选5走势图连线|安徽11选5 500期走势

    安徽11选5走势图连线 重庆时时彩计划稳赚版 四川麻将技巧 5码倍投计划表 千炮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3d投注表图片 通比牛牛玩法 网易彩票手机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瑞彩网网站 北京极速pk赛车官网
    當前位置:黨校--首頁 > 媒體關注


    解放日報:重振“上海制造”應避免“天女散花”


    發布日期:2019-04-03 作者:王國平 《解放日報》2019年4月2日第13版 字體大小[    ] 瀏覽次數:

        打響“四個品牌”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上海的重大實踐。從其科學內涵來看,具有承上啟下、繼往開來之義。這里,僅就“上海制造”談點體會和建議。

        在創新能力上補短板

        很長一段時間里,上海是一個海邊縣城。伴隨近代以來海外資本、商品,特別是金融、航運的發展,上海的城市形態逐漸顯現。總的來看,上海的城市形態發展大體經歷了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遠東國際大都市。19世紀下半葉至20世紀上半葉,中外貿易中心逐漸完成了從廣州到上海的轉移過程。外國商品和資本紛紛涌入長江門戶,開設行棧、設立碼頭、開辦銀行,使上海逐漸發展成為遠東第一大都市。

        第二階段,新中國最大的工商城市。這一時期,上海牌工商品尤其是工業產品成為國內知名品牌,如轎車、電視、冰箱、手表、自行車、縫紉機、收音機等。與此同時,上海的國民生產總值(當時稱工農業生產總值)占全國的1/6,上繳稅收占中央財政收入的近1/6。從1959年到1978年,上海地方財政收入平均占全國的15.41%,最高時達17.49%。從歷史進程角度來看,這是計劃經濟體制下的繁榮。此時,上海的產業質量及其地位并未體現國際比較,具有一定的品牌局限性。在經濟結構上,上海逐漸從多功能城市變為工業基地。到1978年,上海的工業產值占比為77.4%,第三產業僅占18.6%。

        第三階段,處于改革開放“后位”的低迷狀態。20世紀80年代,隨著深圳、海南等經濟特區和沿海城市的開放,上海原有封閉體制下的產業優勢逐漸喪失,陷入一時的被動和低迷狀態。不僅經濟增長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而且鳳凰牌、永久牌自行車和紅燈牌收音機、上海牌手表、蜜蜂牌縫紉機、金星牌電視機、雙鹿牌洗衣機、上海牌轎車等逐漸被人遺忘。

        第四階段,浦東開發開放后的新輝煌。進入20世紀90年代,特別是1992年鄧小平同志“南方談話”以后,上海步入改革開放的快車道,逐漸打造出開放、多功能、國際化的新形象,形成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進程中的新輝煌。

        應該承認,浦東開發開放是上海這座城市再次融入國際開放環境、實現快速發展的一個標志性事件。與此前的開放相比,這次大開發、大發展具有國家的有力支撐,從而得以在國際空間拓展出現代城市品質。

        新的歷史時期,上海產業結構具有較好的基礎和較強的國際競爭力,但薄弱環節業已暴露,即創新力不強。與北京、深圳、杭州等城市相比,我們的創新強項和優勢并不是特別明顯。這主要體現在創新成果市場交易量、專利以及高新技術企業集聚等主要指標的滯后上。

        從發展走勢來看,城市創新力尤其是產業創新力不能凸顯優勢、無法搶占前沿和制高點,必然會制約城市的帶動效應。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央要求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高度契合了上海城市發展的內在需求。

        事實上,在創新能力上補短板,不僅要求科學研究和科技研發上臺階、上水平,而且需要產業鏈的對接,需要創新鏈與產業鏈的高度融合。同時,上海具有現代服務業、先進制造業的雙輪驅動條件和優勢。若能立足優勢領域、主攻國家急需、強化技術攻堅、帶動產業集聚,一定能重振“上海制造”。

        注重對接、聚焦和集聚

        新時代,全力打響“上海制造”品牌,需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精神,研究制造代表國家未來競爭力的高端優質產品,建立健全特色鮮明的現代產業體系,不斷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在總體規劃中,“對接”“聚焦”和“集聚”可成為路徑選擇之策。

        “對接”主要指跟蹤科創中心建設,進行產業鏈規劃并針對性施策。期待上海在建設科創中心過程中形成的研發成果全部就地轉化為產業,是不現實的。在環保和土地資源都是剛性制約的情況下,可以選擇一些高端成果落地。

        以醫藥產業為例,張江已成為新藥研發的集聚地。其中的一些高端新藥制造,只要進行科學規劃,包括將郊區納入產業鏈開發應用的領域,張江就不僅僅等于研發中心,而是有望成為上海戰略性高端產業鏈的策源地。這也是龍頭或核心城市在發展制造業時必須考慮的一個問題,即要盡可能與長三角城市實現錯位發展,體現垂直高端水平。這是城市群中核心城市應承擔的責任和功能。

        “聚焦”強調的是產業政策要發揮積極作用。為避免產業發展方向上的模糊和資金使用出現“天女散花”現象,集中選擇若干重點制造業作為扶持對象,既是提升效應的需要,也與產業政策追求相契合。

        發展制造業應體現規律性需求,包括尊重現有產業基礎、優勢以及對標國際一流。具體應以集成電路、人工智能和生物醫藥為基礎,形成“1+4”的布局。所謂“1”即人工智能產業。這是相對于現有全部制造業而言的,具有引領帶動性的先進制造業,而并非限于某一個領域。其中,廣覆蓋、滲透性、引擎式是基本特征,全產業鏈應用是必然方向。所謂“4”即集中聚焦四大領域:以芯片為核心的信息產業、智能制造裝備產業、生物醫藥與高端器械產業、新一代汽車產業(智能網聯、電力驅動、自動駕駛、共享使用)。著眼于上海制造的現實,這些領域已不同程度地形成了優勢基礎,可以集中發展、走向前沿。

        “集聚”則要求企業結構進一步優化布局。上海作為高度開放的國際大都市,云集世界一流企業不僅是選項,而且應當成為城市的一大特質。對國內企業,也存在集聚的需求,即要讓國內龍頭企業感到,至少在上海設立第二總部并以此走向全球是可行的選擇。

        在“雙集聚”的企業基礎上,城市營商環境會得到進一步優化。由此再產生一批獨角獸企業,就能使企業結構更加完善。從目前企業集聚的實際情形來看,國內第二總部集聚區建設的力度還有待增強。為此,有必要進行專項規劃,包括產業導向、政策扶持和空間布局等。

        以空間布局為例,有條件的中心城區可設立標志性集聚區,打響第二總部集聚的牌子。同時,鼓勵全域開放,進一步挖掘郊區重點區域,產生雙層推動、城鄉一體化發展之效。

        原文鏈接:https://www.jfdaily.com/journal/2019-04-02/getArticle.htm?id=269008

     




    無標題文檔 重庆时时彩计划稳赚版 四川麻将技巧 5码倍投计划表 千炮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3d投注表图片 通比牛牛玩法 网易彩票手机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瑞彩网网站 北京极速pk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