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亮高 高擎時代旗幟 彰顯文化自信——感悟在改革開放40年再出發之際

發布時間:2018-08-27

    習近平同志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深刻指出:“改革開放之初,我們黨發出了走自己的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號召。從那時以來,我們黨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不懈奮斗,推動我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國力進入世界前列,推動我國國際地位實現前所未有的提升,黨的面貌、國家的面貌、人民的面貌、軍隊的面貌、中華民族的面貌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中華民族正以嶄新姿態屹立于世界的東方。”

    40年的改革開放,我們黨率領人民始終堅持不斷解放思想,風雨兼程,披荊斬棘,勢如破竹,高揚改革開放的時代旗幟,成就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部理論和實踐的主題。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孕育的文化自信作為支撐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思想脈絡和有效載體,貫穿于改革開放的絢麗歷程之中,賦予了強力演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智慧、信心和勇氣,已然構成當代中國政治信仰的重要部分,升騰為歷史發展的戰略命題。

    習近平同志一再強調的文化自信是一種信仰構建、文化傳承和黨性實踐。包含著政治文化建設的文化自信正伴隨著改革開放宏闊畫卷徐徐展開,在歷史宏大敘事的背景下愈加清晰,又從理念上、實踐上、戰略上深入演繹和反哺于改革開放的時代價值和深遠意義。

    波瀾壯闊進程,孕育改革開放的文化自信

    改革開放是新時期中國乃至世界波瀾壯闊社會主義實踐運動的最鮮明特征。40年的改革開放影響著每一個中國人乃至整個中華民族的前途命運,并對整個世界產生并將繼續釋放出極大的正義、正面力量和深遠影響。以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創新創造等為精髓的文化自信是改革開放的先導,改革開放又進一步催生了新的文化自信,兩者良性互動、互為驅動,成為全面深化改革的強大思想基礎。

    首先,高高擎起鮮艷的時代旗幟。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改革開放是新的時代條件下的“一場新的偉大革命”,是“當代中國最鮮明的特色”“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抉擇。”習近平同志指出,“我們黨靠什么來振奮民心、統一思想、凝聚力量?靠什么來激發全體人民的創造精神和創造活力?靠什么來實現我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在與資本主義競爭中贏得比較優勢?靠的就是改革開放。”從農村到城市、從地方到軍隊、從經濟到政治、從教育到衛生……改革開放引領著中國40年各個地方、各個領域、各條戰線蓬勃發展。改革開放這場新的偉大革命,極大激發億萬人民群眾的創造性,極大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極大增強社會發展活力,人民生活顯著改善,綜合國力顯著增強,國際地位顯著提高。放眼全球,全方位、全景式,寬領域、寬平臺,多層次、多途徑,高歌猛進、勢不可擋,可謂改革開放的旗幟璀璨奪目,映照神州大地,日益昭示著中華民族不斷自強自信。正如習近平同志強調的那樣,當今世界,要說哪個政黨、哪個國家、哪個民族能夠自信的話,那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

    其次,中華兒女的最大公約數。改革開放既氣吞山河、巍巍壯觀,又充滿崎嶇、任重道遠,必須一代又一代人接力干下去。197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的比重僅為1.8%,到了2017年,這一占比達到15.3%左右,穩居世界第二位,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34%左右。改革開放凝聚著中華民族偉力,無論是高層還是百姓,無論是工人還是農民,無論是港澳臺同胞還是海外僑胞,中華民族思想力、凝聚力、踐行力都聚焦在改革發展事業上,改革開放已然成為中共和各黨外人士共識、中華民族共識,真正做到思想上認同、情感上趨同、行動上同行。在壯麗史詩般的改革開放偉大實踐中,億萬民眾無不積極參與、貢獻心力,在賡續民族血脈中開拓社會主義新境界,保育了獨特的思想、價值、審美、理論,如何闡釋、闡揚、發展這個獨特文化自信始終是維系中華兒女的緊要命題和家國情懷。習近平同志曾深刻闡述:“把最大公約數找出來,在改革開放上形成聚焦,做事就能事半而功倍。”

    再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文化的華彩篇章。現在,“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習近平同志在黨的十八大勝利閉幕后不久向世人表達的豪邁氣概,至今言猶在耳。通過改革開放這個重要載體和寬闊平臺,中國架起了與世界溝通聯絡、深度交往交融的橋梁,從政黨主張到國家行動,從重要法寶到強大動力,改革持續時間之長、影響范圍之廣,積聚意義之深,前所未有;“中國特色的、以政治自主性為保障的全面深化改革,”進一步得到了世界范圍的廣泛認同。《聯合早報》評論道,環顧當今世界,各國都在改革,尤其是深陷債務危機、金融危機和經濟停滯泥潭的西方各國,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像當今中國這樣,以一種說到做到、只爭朝夕的方式全面推進改革進程。因而,這種共識和認同,滋養著全面深化改革的理論和實踐,取得了一種文化意義上的基本內涵和主要特征。進而深度影響全球,彰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力量、科學社會主義的無限魅力,歷久彌新,愈發成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說服力最直接、最有力的鮮明符號和時代表達。改革開放所標注的文化元素、符號、注解、張力,遠超文化概念本身和一般經濟范疇,升華為中華民族高度自覺的定力、活力、合力,為推進改革開放的文化自信和道路方法,不斷提升中國共產黨人內求、內省、內長的政治文化建設能力,深化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的有機結合,必將對全球政黨治理、國家治理、政治經濟格局產生極為重要的影響。

    破解發展難題,亟需改革開放的文化自信助力

    當今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當下時代,我們面對著難以逾越、又必須鄭重面對的矛盾和困難。如不開放,即會閉關自守、自我禁錮,發展遇阻。發展過程中的一些矛盾和問題,惟有通過改革開放才能破解、推進和深化。

    一是全球性矛盾和問題此消彼長。全球化浪潮沖垮了地緣政治界限、破解了利益集團的封閉,尤其是國際格局發展演變的復雜性、國際矛盾斗爭的尖銳性都變得越加突出,波譎云詭。本輪世界金融危機已經10年,世界經濟增長乏力,金融危機陰云不散,發展鴻溝日益突出,貿易保護主義、霸凌主義抬頭,和平問題、發展問題、治理問題日益復雜多變。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擺在全人類面前的嚴峻挑戰。盡管資本主義民主政治大肆鼓噪所謂“民主”“自由”,但西方民主制度的神圣光環持續消退。近些年,從英國“脫歐”到美國大選,從韓國“親信干政”事件到意大利修憲改革公投失敗,西方“改革”成了“民主”的犧牲品,民主成為西方政治民主神話的不靠譜“笑話”。一些西方國家內部出現對資本主義政治制度的信任危機,不可避免導致世界經濟的調整曲折和國際秩序的震蕩加劇。

    二是歷史性矛盾和問題盤根錯節。當代中國社會脫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化社會,封建主義殘余思想仍不時侵蝕,直接反映在部分黨員干部的思想更趨多元多樣。從歷史的角度看,正如鄧小平同志所判斷的那樣,“主要的弊端就是官僚主義現象,權力過分集中的現象,家長制現象,干部領導職務終身制現象和形形色色的特權現象。”一些人之所以不愿、不敢、不會改革,存在思想顧慮或行動滯后,究其原由主要是封建殘余思想作祟,畏懼既得利益的喪失。同時,隨著國門越開越大,西方外來腐朽思想如蠅撲窗,時時侵擾、甚至如蛆附骨。

    三是結構性矛盾和問題叢生難解。雖然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持續快速增長。但發展中存在的污染痼疾、產業倒掛、供需失衡、社會分配有待進一步調整優化等結構性問題仍還存在。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問題尚未解決,發展質量和效益還不高,創新能力不夠強,實體經濟水平有待提高,生態環境保護任重道遠;民生領域還有不少短板,脫貧攻堅任務艱巨,城鄉區域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較大……改革開放的信心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約,需要予以重視并及時加以引導激勵。

    四是多元性矛盾和問題跌宕起伏。當今全球信息化浪潮一浪高過一浪,特別隨著“互聯網+”時代的開啟,新的組織形態、生產、分配、交換和消費形態,乃至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的新關系新形態新事物不斷凸現,正在塑造全新的組織結構與社會格局。由此,社會處于同質性與異質性良性互動的狀態,突出表現在價值取向、利益主體等加速分化和走向多元化。

    中國的改革已經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正如習近平同志所指出的那樣:“中國改革經過30多年,已進入深水區,可以說,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繼續推進改革,要把更多精力聚焦到重點難點問題上來,集中力量打攻堅戰,激發制度活力,激活基層經驗,激勵干部作為,扎扎實實把全面深化改革推向深入。其中,就是要在多種文化思潮交替影響、此起彼伏環境條件下,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用好寶貴的改革開放進程中澎湃匯聚的文化自信,推進改革開放,破解發展難題,承載起對民族、對人民、對黨的責任的歷史擔當。

    邁向偉大目標,彰顯改革開放的文化自信

    當前,統籌全面深化改革,既是中國共產黨自覺適應和把握時代發展脈搏的精深洞察,又是精準掌控改革開放文化自信的生動呈現。始終不忘本來,堅持馬克思主義主導地位;吸收外來,以海納百川、兼濟天下的精神和襟度吸納世界優秀文明成果;面向未來,對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磅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嶄新文化。這是彰顯改革開放文化自信的根本要義之所在。

    固魂凝神,保持戰略定力。黨的十九大報告在深刻論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時強調:“明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是中國共產黨領導,黨是最高政治領導力量,提出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突出政治建設在黨的建設中的重要地位”,強調“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強調“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改革開放才能發展中國、發展社會主義、發展馬克思主義”。旗幟至關重要。黨的領導的引領旗幟和改革開放的時代旗幟,交相輝映,相得益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改革開放奮起奮進也進入新時代。改革開放走到今天,面對異常復雜的國內國際環境、紛至沓來的各種矛盾問題,各種思想觀念和利益訴求綜合演繹,全黨同志只有聚精會神,步調一致,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在改革開放時代旗幟的照耀下,堅定戰略定力,惟有以更奮斗的姿態、更科學的理念、更先進的方法、更扎實的功力,方能不為任何風險所懼,不被任何干擾所惑,做到“臨大事而不亂,臨厲害之際不失故常”;做到“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從紛繁復雜的事物表象中把舵改革方向,號準改革脈搏、開好改革藥方,拿出中國方案,自覺增強改革開放的文化自信,開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更為廣闊的發展前景。

    謀定而動,推進戰略部署。毛澤東同志曾高度贊譽民族精神,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習近平同志熱烈頌揚偉大的民族精神。中國人民在長期奮斗中培育、繼承、發展起來的偉大民族精神,為中國發展和人類文明進步提供了強大精神動力。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中國的改革開放是由問題倒逼出來的,又是在攻克問題碉堡中豪邁前進的。改革開放初期,安徽鳳陽農民在全國率先搞大包干,就因貧困和饑餓所迫。通過在農村、城市等諸多領域先后推行改革,極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改善和提高了人民生活。實踐證明,只要緊緊依靠改革,堅決破除不合理的體制機制障礙,不斷釋放改革紅利,必將激發億萬人民群眾中蘊藏的無限創造活力。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就能創造巨大的社會財富,持續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從創新自貿區建設、長三角區域聯動、創建雄安新區、京津冀一體化發展,到中部崛起、西部開發、振興東北地區,從統籌城鄉發展到嚴格保護重點生態功能區、從全面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到精準扶貧、脫貧攻堅,再到今春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新一輪改革春潮涌動、高潮疊起。這些都事關改革開放之戰略部署,事關復興中華民族之千秋大業。

    文明互鑒,秉持戰略意志。“中國共產黨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的政黨,也是為人類進步事業而奮斗的政黨。”改革開放的偉大進程也是中國走向世界、世界了解中國的進程。中國堅定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敞開大門搞建設,從大規模引進來到大踏步走出去,積極推動建設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秩序,同外部世界的互動持續加深,中國治理理念吸引世人目光。中國理念、中國價值、中國主張、中國方案的影響力不斷擴大。黨的十八大以來,“一帶一路”、亞投行、絲路基金等一系列經濟新方略精雕細鏤、精彩紛呈,是40年改革開放向縱深推進、經濟轉型升級的需要,是中國從被動參與到主動參與、化解戰略壓力、積極謀劃世界事務的需要,也是中華文明與西方文明平等對話、增進雙向多邊交流互鑒,推動中國走進世界政治舞臺中心的需要,更是增添文化自信,實現中國夢的需要。習近平同志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符合求和平、謀發展、促合作、圖共贏的時代潮流,既是我們黨率領億萬民眾從容推進具有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的客觀要求,也是中國走和平發展道路的堅定意志,改革開放所呈現的文化自信外溢效應,更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偉大創新。中國站在全人類的角度去考慮問題,也是致力強國理念、強黨思想的高度,肩負的全球擔當。

    鑄造偉業,貫穿戰略自覺。從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是從摸著石頭過河到整體布局改革、頂層設計的進程,是知行合一、真抓實干,久久為功、堅如磐石的進程,是一種從先富到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的進程。改革開放的文化自信不僅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支撐,也是推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特別是以加強黨內政治文化建設的引領,改革開放所洋溢的文化自信是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制度自信的內在要求和必然拓展,是統攬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宏闊歷程中優化社會心理結構的最新姿態,更是持續深化改革開放偉大事業的莊嚴使命。新時代新任務新征程,“我們要永遠保持建黨時中國共產黨人的奮斗精神,永遠保持對人民的赤子之心”,在改革開放40年取得卓著成就的基礎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凝聚推進改革發展的億萬磅礴之力,改革開放再出發,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繼續奮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