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力之 解放思想,讓中國趕上時代

發布時間:2018-08-27

    西方的發展時間比我們長,占據了一些制高點,核心技術依然保持領先地位,我們還沒有自我滿足的資本。除了繼續解放思想、保持開放心態,在虛心學習中勇于創新之外,我們別無選擇。

    2018年春,習近平總書記在海南島發表重要講話指出,當前,改革又到了一個新的歷史關頭,推進改革的復雜程度、敏感程度、艱巨程度不亞于40年前。因循守舊沒有出路,畏縮不前坐失良機。改革開放的過程就是思想解放的過程。沒有思想大解放,就不會有改革大突破。解放思想不是脫離國情的異想天開,也不是閉門造車的主觀想象,更不是毫無章法的莽撞蠻干。

    這一重要論斷昭示,盡管改革開放已經取得巨大成就,但改革沒有完成時。當前,我們又來到一個新的歷史關頭,推進改革的復雜程度、敏感程度、艱巨程度不亞于任何時候。但是,“解放思想”的基本經驗依然閃耀著時代的光芒。

    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

    改革開放之前,一段時間里的“以階級斗爭為綱”,嚴重束縛了國人的思想、社會的活力。

   1976年粉碎“四人幫”后,鄧小平同志于1977年歷史性復出;之后,迎來了1978年的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這場討論在理論上不過是回到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常識而已,卻充滿了火藥味。對當時思想僵化的現象,鄧小平同志兩次感嘆:“現在發生了一個問題,連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都成了問題”,“對這樣的問題還要引起爭論,可見思想僵化”。

    在1978年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鄧小平同志號召要“打破精神枷鎖,使我們的思想來個大解放”。在歷史性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鄧小平同志更是震撼性地指出,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進,它的生機就停止了,就要亡黨亡國。

    在當時的背景下,思想解放的首要任務是什么呢?那就是擺脫一切陳舊教條的桎梏,恢復對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理解而不是教條理解。當時存在的所謂“兩個凡是”,就典型地反映了陳舊教條對社會思想的束縛,阻擋了中國走改革新路的可能性。這樣,作為社會主義制度自我調整、自我改善的改革就面臨一種矛盾關系: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一定要堅持,否則就不叫社會主義;但如果固守一度被錯誤解讀并被教條化的東西便不可能改革。而思想不解放,困境便走不出來。

    對于教條主義者主張的“兩個凡是”,鄧小平同志機智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他運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方法論,指出“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應該像毛澤東同志說的那樣對待這個問題。馬克思、恩格斯沒有說過‘凡是’,列寧、斯大林沒有說過‘凡是’,毛澤東同志自己也沒有說過‘凡是’”,“如果毛主席在世,他也不會承認‘兩個凡是’”。

    如何解放思想?鄧小平同志以自己特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勇氣提出一個命題:什么是社會主義、什么是馬克思主義,多年來沒有搞清楚,必須重新認識。十一屆三中全會前,“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提法尚未形成,鄧小平同志在與地方同志談話時,一反“階級斗爭為綱”之思維定勢,說“馬克思主義認為,歸根到底要發展生產力”。

    到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同志反思性地提出:“什么叫社會主義,什么叫馬克思主義?我們過去對這個問題的認識不是清醒的。馬克思主義最注重發展生產力——所以社會主義階段的最根本任務就是發展生產力”,“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就是要發展生產力”。這樣就回歸了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的基本點,科學地支撐起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主線。隨后,為了更有效、更快速地發展生產力,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成為重要選擇,逐漸引導中國走上現代化的發展道路。

    在海南島的重要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再次確認了中國必須“趕上時代”的判斷。他指出,變革創新是推動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根本動力。誰排斥變革,誰拒絕創新,誰就會落后于時代,誰就會被歷史淘汰。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抉擇,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活力之源,是黨和人民事業大踏步趕上時代的重要法寶。中國40年改革開放給人們提供了許多彌足珍貴的啟示,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要振興,就必須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

    所謂“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就是要拋棄夜郎自大、因循守舊以及畏懼變革、抱殘守缺的思路,認清歷史前進邏輯和時代發展潮流的客觀內涵。

    今天的中國已經發展起來但我們依然需要虛心學習

    中國近代史上發生過這樣的一幕:鴉片戰爭以后,中國在此后的沖突中連連失敗,從“天朝大國”淪為半殖民地。

    中國到底怎么了?這成為先進知識分子思考的一個中心問題。一個清醒的看法是,中國遇上“數千年未有之強敵”,面臨“數千年未有之變局”。在中西方沖突中,西方國家擁有工業革命帶來的裝備,而中國還在堅持“槍箭并重,不可偏廢”的觀念。其結果必然如漢學家費正清所說:“中國的學者、官員認為他們自己更明事理,卻無從證明這一點。船堅炮利是一件決定性的事實。”與西方工業國家相比,中國落后了,這是必須承認的現實。

    20世紀初的新文化運動讓中國人終于認識到,必須以世界眼光來看待自己與世界之關系,弄清楚何為歷史前進的邏輯、何為時代發展的潮流。在引進西方科學、民主思想的基礎上,馬克思主義進入中國。中國共產黨在馬克思主義的指導下,使中國逐漸擺脫“東亞病夫”狀態,一步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可見,只有解放思想才能放眼世界,進而認清我們的處境和位置。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發展一再錯失機遇,與發達國家甚至“亞洲四小龍”的差距越來越大。鄧小平同志看到了問題所在,強調盡管通過革命解決了民族與國家的獨立問題,中國已經站立起來,但現在世界突飛猛進地發展,“我們要趕上時代,這是改革要達到的目的”。這也就是說,必須承認我們已經落后于時代的現實;不承認這一點,就只會落后下去。由此,鄧小平同志提出了“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偉大戰略思想。

    鄧小平同志之所以提出“趕上時代”,這與“現在世界突飛猛進地發展”密切相關。1978年10月,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前夕,鄧小平同志訪問日本,在參觀日本的鋼鐵、汽車和電器工廠時說:“我懂得了什么是現代化。”某種程度上,對一個國家來講,形成“趕上時代”的認識之本質就是:真實地認識到世界的狀態及其與自己的關系。

    事實上,毛澤東同志此前對中國的狀態也是有著清醒認識的。1973年,毛澤東同志在會見發展中國家人士時說:我們都是叫作第三世界,就是叫作發展中的國家……西方國家呢,不大行了,但無論怎么樣,這些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是創造了文化、創造了科學、創造了工業。現在,我們第三世界可以利用它們的科學、工業、文化的好的部分。毛澤東同志的這一說法,是對解放思想的呼喚。

    由于解放了思想、恢復了實事求是的精神,我們便能正確認識時代的內涵,準確定位中國與世界關系,改革由此得以獲得突破。中國對世界開放,既“走出去”也“請進來”,充分利用國外的資金、設備、技術以發展自己;傳統的所有制觀念得以突破,形成“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并存”的富有活力的經濟格局;市場經濟的禁忌得以突破,認識到計劃和市場都是手段,果斷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創辦經濟特區,實行一系列有利于經濟發展的特殊政策和措施,“摸著石頭過河”,進而推廣成功的做法和經驗,等等。經過改革開放的突破,中國終于實現了“趕上時代”的愿望,成功開辟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今天的中國已經發展起來、強大起來,誰也不可能再以“船堅炮利”來打垮中國。但還是要認識到,西方的發展時間比我們長,占據了一些制高點,某些核心技術依然保持領先地位,我們還沒有自我滿足的資本。哪怕真的發達了,也不能自我滿足。歷史前進的邏輯和時代發展的潮流是客觀的,是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除了繼續解放思想、保持開放心態,在虛心學習中勇于創新之外,我們別無選擇。